閱讀時間: 少於 1 分鐘

長笛即興2 - 即興就像吃火鍋,要加什麼料自己添

常常聽到有人說:
「即興這個東西嘛,就是隨心所欲的把心裡面想到的東西通通都做出來,把所有的音不分規則的、自由的加在隨意的節奏裡面,這就是即興了很簡單,所以即興根本就不用練,你就亂來就好!」
 
講這些話的人不能說他錯,事實上即興在這件事情上根本就沒有對錯,但這就像在養生鍋裡放進一堆不養生的食材,還自行佐了很多不同風味的醬料通通調和在一起,通通都是自己愛吃的東西,混在同一鍋湯裡嚐起來味道也不見得很差,但卻容易壞了肚子。
 
讓我們想像一個情境:
「今天有四個朋友一起約去吃到飽的火鍋店打算大吃一頓,首先店員會先把菜單仔細的放在我們面前,並請客人挑選自己想要的火鍋湯底,基本上你想得到的火鍋湯底,這間店通通都有。但由於選項實在太多,幾經苦惱思索之後我們四個人分別點了海鮮鍋、起司牛奶鍋、韓式泡菜鍋和藥膳排骨鍋 … 」
 
點完主要的湯底之後,想當然爾就要去自由調料區芡醬料啦,不然水煮的肉與菜品怎麼會好吃!
朋友A加了一堆沙茶醬和醬油,上面裹了滿滿一個小山丘的蔥蒜及白蘿蔔絲;
朋友B細心的從日式醬油、蒜泥、少許辣椒、蔥開始一點一滴的添加,最後不忘淋上香氣十足的香油還有白醋讓醬料更添風味;
朋友C喜歡什麼醬料都不沾,食材天然的口感以及濃郁湯底的潤澤就已經是它最豐富的滋味了;
而我總是猶豫不決,站在自由調料區,拿著一碗空盆什麼也調不出來。
 
每個人對於熱呼呼的火鍋湯底、對於醬料都有各自的喜好,也都可依照比例自由添加,也導致了
 
即使擺在面前的都是同樣的醬汁和配料,但呈現出的口味卻大大的不同。
 
 
「我認為音樂就像美食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品味。廚師唯一能做的,就是盡全力的精心準備自己喜歡的料理,並盡力調製出這道料理本身的絕佳風味。然後,只需要找到擁有同樣品味,並願意欣賞與品嚐這道料理的人就行了!」
來自日本的爵士鋼琴鬼才 – 上原廣美 曾在接受雜誌專訪時如是說。[註一]
 
 
曾出過十五張爵士專輯的法籍美裔鋼琴大師 Eric Watson,也是我們史特拉斯堡音樂院的即興與鋼琴爵士教授,曾在我們的即興課堂上這麼說過,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秉持的要素和關鍵想法。[註二]
 
「即興音樂就像料理一樣沒有所謂的全球傳統,
但它如實的承載了龐大的古老文化的底蘊,
有的只是來自各個民族由血液而產生的文化差異。
 
音樂一直以來都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人的體內,
尤其是大量聆聽過各種音樂類型的古典音樂家底子的體內,
關鍵在於身為音樂家的你們,怎麼把你想吃的味道
和聽過的聲音用某種形式擺在你面前,
特別挑一塊精心製作的盤子來擺盤,
所有的味道都在上面,
我們可以老實的以傳統的方式擺盤,
也可以獨創一格成就自己的品味。」
 
因此「音樂即興」這件事,其實是一件格外講究的事。
 
湯底 就像是決定這道料理的樂種,每道樂種的節奏都不同,你可以是麻辣的探戈,可以是摻了酒味的爵士,可以是風味絕佳的Bossa,也可以是經典口味的古典,甚至是打破傳統口味的非調性音樂。
 
有了湯底固定了節奏,接下來就得清楚的明白不同類型的
音階醬料:爵士音階調式音階大小調音階還是迷幻的全音音階
 
想即興出什麼樣的音樂風格,這考驗的是音樂家的文化內涵,也考驗著與社會接軌的程度,即興赤裸裸地呈現出音樂家的內在,我們聽得見也看得到,即興「即」的就是我們自身的「品味」。
 
你想吃什麼風味的即興火鍋,來吧隨你所愛,要加什麼料自己添。
Shopping Cart
  • Your cart is empty.

長笛即興1 – 即興就像吃火鍋,要加什麼料自己添

by 長笛玩家 time to read: <1 min
0
回到頂端